陈忠实:文学是我的幸与不幸
时间:2016-05-27 21:42 来源:江南时报 编辑:江新 点击:
陈忠实的大半生都在自己的老家西安灞河边的白鹿原上度过。从儿时上学,到后来当民办教师、在公社工作,又调动至区文化局工作,从没有离开过那一片土地。 他说:像我这种出身农村的作家,经历了农村社会生活的……
陈忠实的大半生都在自己的老家——西安灞河边的白鹿原上度过。从儿时上学,到后来当民办教师、在公社工作,又调动至区文化局工作,从没有离开过那一片土地。 他说:“像我这种出身农村的作家,经历了农村社会生活的演变,我的创作正得益于我在乡村工作二十年。我生在农村,先在农村中小学当老师,后来又在区一级文化部门工作过四年,尤其是有幸在公社(即乡镇)工作了十年。那时我不是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去体验生活,而是以公社干部的身份进行工作。那十年是我对中国乡村的体验、理解及生活积累最重要的时期,对农民世界的了解和感受,为我后来创作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。” 回忆当年,在农村生活和工作的岁月里,陈忠实基本终止了自己爱好的写作,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乡村工作上,当时公社所辖的三十多个自然村,他不知跑了多少回,有好几个村子一住就是大半年,甚至各家人都能叫上名字。陈忠实说:“这些经历让我对农村和农民世界有了理解,对我后来的创作非常珍贵。现在看来,乡村工作二十年给予了我最大的收获,是当老师、做乡镇干部让我对中国乡村有了体验、理解以及生活积累,成为后来创作最重要的基础。” 上世纪80年代,陈忠实调入陕西省作协,这一次他结束了自己的“上班族生活”,带着铺盖回到了老家农村的院落潜心创作。回顾《白鹿原》的创作经历,构思与准备两年,提笔写作四年,期间经历许多艰辛。陈忠实感慨:“文学是我的幸与不幸。” 陈忠实说,“专业作家的身份让我得到了时间和空间上的自由,在查阅了大量地方县志和当地老人的回忆之后,我才知道自己的家乡也曾是陕西呼应中国革命最早的地区之一,这些燃起了我创作的热情。” 孩子多,生活负担重,家里的老屋已经破败不堪却无钱维修。陈忠实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创作。遇到下雨天,家里甚至找不到一块不漏雨的地方睡觉。后来,陈忠实就借住在亲戚家的小屋中,一张小饭桌,一个板凳,便成了他笔下中国乡村历史风云变幻的发源之地。 他说:“我在创作时必须把自己关在屋里,笔下的人物仿佛都在我的周围活动,要是屋子里进来一个人,那些人物都吓跑了,我也就写不出一个字了。”陈忠实在农家小院一住就是十年,直到《白鹿原》出版他才回到西安。 关于《白鹿原》的写作,陈忠实写过一本取名《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——〈白鹿原〉创作手记》的小册子。“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”源自作家海明威。陈忠实说:“读到海明威的这句话时,我的第一反应是,作家创作这种颇多神秘色彩的劳动,让海明威一句话说透了。这句话很准确,要准确就不容许夸张;这句话又很形象,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,如同勘探者寻矿源;这句话尤其着重在‘属于自己’这个划界,可以说把作家的个性化追求一语道破了。” 陈忠实分析自己的创作历程,认为也是在“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”。他说:“我从初中二年级的作文课上写下第一篇小说,实际上就开始了寻找,只是那都是无意识的盲目,是从模仿赵树理的语言开始的。许多年后,当我在经过短篇小说中篇小说的探索,进入到长篇《白鹿原》的创作时,企图要‘寻找’到真正‘属于自己的句子’的欲望是前所未有的。” □杨一苗
(责任编辑:江新)
  • 精华推荐
  • 大家爱看
  • 视觉焦点